破晓之前我做了一个梦。

梦里我在一间临海的小屋,没有日程好像在随着空气一起流动,忽然有人告诉我,”来看,是潮水!”然后我也跑到窗前,外面是蔚蓝的天,天底下湛蓝的海水,潮水拍打着小屋的边缘,溅起的水花在窗的玻璃上是晶莹的水珠,拍在脸上是沁人的清凉。海面上还有一些白色的植物,在远处是一个白点,随着潮水而来时会很快的成长,变成一颗白矮而茁壮的小树,在靠近小屋的时候树顶会绽放出白色的花,忽似蒲公英一样飞散,飘在天际。然后蓝的天空有白的花,蓝的海洋有白的浪,好像空气也带着了淡淡花香。

这个时候我不知为什么想起BOBO喜欢游泳,我转头对BOBO说,”BOBO去游泳吧”。我打开了窗口下的小门,水不会进来,BOBO很敏捷的从门窜到到水里,时而游出水面,时而在水中潜行,在自由的国度再无阻碍。我好像能看到她在水上水下的所有动作,每一次水中的划水,每一此上水的换气,金色的毛水里是油亮的,浮上水面又会在阳光下闪烁着灿烂的光芒。

不知道过了多久,海面平静了下来,不再有更多的树,我想该是叫BOBO回来的时候了。她从小门里游进来,站在了我的身旁。我想起BOBO有病,好像是刚刚康复,我怕她着凉,便心急的想找吹毛机帮她把毛吹干。但是我在小屋翻了个边也找不到,好像好久没用过了,我竟然完全不知道我会放在哪里,还是已经觉得没用丢了。

然后我醒了,不需要起身到床尾看BOBO是不是还趴在那儿,我也知道BOBO已经走了。我想起BOBO走的时候,我相信像她这么商量美好的存在,这个残酷的世界根本配不上她,她一定会去一个更好的地方,在那个更好的地方快乐的生活。

我不知道是我去看她,还是她来看我,我非常感谢我还能和她相见,看着她能有在无边的海里畅游,虽然我记得她还在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无数次想带她去游泳,却因为各种各样的借口无一成行,我也很懊恼为什么我没有再掐掐她的嘴巴,抱着他感受一下她的体温,因为实在在这么一个残酷的世界里,对于逝去的,人总是有心无力。

然后我侧卧在床上,眼泪不停的流下来,我已经不想再合上眼睛再入睡,因为我知道,即使我再睡着,也未必能回到那海边的小屋,看到BOBO,虽然我相信那个美好地方一定存在,BOBO一定在那儿快乐的生活。

走下去

我想人终究是要走下去的。不管是为了自己,为了自己也能变得更好,为了能让世界变得更好,或者为了所有的,为了所有的他或她或它对我的好,也需要走下去,好好的走下。

存在的意义,快乐和痛苦,不辜负获得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