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才不知道在哪里点了一个链接,标题是"他感动了中国,却没有感动CCAV的冷漠评委"

原本我是不喜欢点击类似的标题的,因为类似的标题下面,要不煽情,要不有明确的倾向性,都让我觉得乏味,

不过我还是点进去了,讲的是白芳礼老人的事,还有对老人落选CCTV"感动中国"的抱怨,


老人2005年去世的时候92岁,生于193年,那是民国二年,共和伊始,同年袁世凯复辟,二次革命爆发,

芳礼,有说是方礼,从名字便可看出,那个年代,人们心里存在都是希望;芳,可作美好,方,可作正直,礼,自然便是礼数了,也许父辈希望的是后代是一个正直受礼的人,活在美好的世界里; 我想老人也许做到了,能在兵荒马乱的世道里长大,能在颠倒是非黑白的日子里过来,到老还在蹬着三轮车为着资助贫苦的孩子,不管身边的社会如何,至少老人家的世界是光明的,老人家的内心是富足的,

关于这个什么"感动中国",老实说我没关注,已经好多年不看CCTV的任何节目了,偶尔吃饭开着电视播出长编连续剧"新闻联播",我也在不停的挪揄里面的种种,因此我觉得是不是被这个无聊的机构肯定是否感动,其实相当无谓,只是我想着抱怨,实在不是对着这个节目对着这机构,而是对着这离奇的社会,这奇妙的制度,


奇妙的是人性里美好的东西不被宣扬,那些让这个民族强大的正直,光明,施予,奉献不被宣扬;却用那些粉饰的太平,那些带着面具,那些被刻意刻画的偶像去让民众"感动",我实在不晓得怎么说,有的时候我也很想去相信,让自己活得不用那么类,然而真相那么远,现实这么仅,实在让人很难自己骗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世界应该是一个美好的地方,我们不为别人着想,至少应当用恰当的行为守则规范自身;我们去做错的事,至少在晚上睡觉前自己对自己忏悔,自己告诫自己;然而现在这个社会充斥着的丑陋,腐化,混乱和不堪,


每每这种无结论的思考,无解的问题总叫我觉得无力,宁愿吃喝玩乐,让我相信我不在乎,我善于忘记,

我想,也许对我,对很多人,这便是所谓的生不逢时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