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吃货不是我自封的,而是某些人对我的称呼,

根据百度百科的词条(不要鄙视我,只有百度百科的词条排在google搜索结果的第一位),吃货的含义有以下三个:

 

含义一:股市用语。泛指买进股票。在股市中,做手在低价时不动声色的买进股票,叫做吃货或吸货。

含义二:老饕、贪吃的人。贬义词,指就会在家赖着,光吃不干活,不会赚钱贴补家用。

含义三: 喜欢吃各类美食的人,有品位的美食爱好者,

http://baike.baidu.com/view/204030.htm

其实我多想我是"含义二"所指的人,可以只吃不做而且一直不做一直吃.可惜事实上我只能靠自己的劳作挣着微薄的工资在偶尔闲暇时去吃一吃;而"含义三"的有品味又貌似和我沾不上边,所以我也不确认我是否真的是吃货…


 

话说那天我和Honey不知抽起哪条筋说要去香港买维生素,两个人便周末跑到香港去晃悠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年龄变大碎碎念的欲望变少,除了维生素和给KT和猫头鹰买了些小玩意还真没给自己买什么,倒是把很多的时间花在吃上了,


第一站,中午,海港城金不换,

这是某次逛街走到不想走随手拾获的食点,试过之后我觉得虽然不如在泰国吃的味道好,但要胜过广州的一众泰国菜馆已经轻而易举了,于是便经常帮衬,

两个人点了冬阴功海鲜汤,三巴酱笋壳鱼,杂菜粉丝煲和辣椒牛肉炒饭.

冬阴功汤是我的最爱,上来便风卷残云消灭掉,终于连个照片都没留下,

三巴酱笋壳鱼,鱼够新鲜酱够香,值回票价绰绰有余了~

杂菜粉丝煲,这个菜比较打酱油,最后是没有吃完的,给我们的教育是不要点什么crossover的菜式(其实我早知道,不过我想以后我还会继续在各种场合尝试的…)

辣椒牛肉炒饭,其实这个分量一个饭就足以把我撑饱了,而且需要趁热吃,凉了之后会变得蛮辣的


 

第二站,晚餐,湾仔马师道财记辣蟹

为了找到适合自己口味的辣蟹,曾经在几天内频繁的帮衬桥底辣蟹,喜记辣蟹和财记,对比之后发掘我还是比较喜爱的财记的风味,其实食材大家都半斤八两,不过财记的出品相比之下没甘干同埋比较入味,比较适合我这种重口味的同学:-) P.S. 能吃辣一定要叫大辣,即使是大辣其实也就是开始有辣味而已,跟川菜的辣完全是两个概念

开始叫了一份辣炒蟹(大只大辣),一份鸡油豆苗和两只粉丝蒸圣子,上一碟清一碟后觉得貌似还不够俾,终于加了把之前想节省些没点的椒盐大濑尿虾也点了,这顿除了买单的时候有点疼外(HKD 9xx),一切都好


 

第三站则纯属番外篇了,铜锣湾SOGO fresh market,斩获是一堆的水果和两盒杂锦寿司,这里我始终不解的是,为什么超市制寿司所用的材料都会广州某些寿司店的要新鲜,天朝的土地,真的很神奇…


 

回来之后看港台节目介绍两家上榜米芝蓮的小吃,虽然只是一星,但都是小吃类也相当难得,下次踱过去定必要试…

阿鴻小吃 Hung's Delicacies , 北角和富道84-94號銀輝大廈地下4號舖 , 卤味

添好運點心專門店 Tim Ho Wan, the Dim-Sum Specialists , 深水埗福榮街9-11號地下 , 点心

这本是一月份的感慨,不知为何正文全无,又在DRAFT里静静的放了那么久,

其实我差点我便想按下DELETE把这只有标题的草稿也删除,不过在blog里敲敲文字好像比看文档回邮件来得写意,还是继续吧~


其实这家碳焗饭最早在南大路预见,往日住在南村小雅时便十分喜欢,几乎每次周末回去也要帮衬,后来搬回市区,嘴馋再去觅食,却已是人去店空,而且店家电话也无处可查,一直引以为憾,

所幸有日无聊发现有人在点评上登录了新店,又有店家新的宣传单张和联系电话,于是按捺不住叫上友人立马出动去重温旧味,


新店在还在南村,只不过搬到了兴南大道金坑工业区路旁,如果熟路其实不算难找,即使我这路盲也可靠着GPS顺利去到

 

许久不吃,循例点了煲仔饭和百年归巢,虽然地方换了,但是味道一点没变,百鸟归巢的锅气,褒仔饭金香的饭焦都保持水准,

如若要我推荐广州的煲仔饭,我想第一我会推荐这家,第二才是沿江路的民记,因为煲饭真系,好香好索好得,

PS. 老板过年时还依照我去过的电话发了拜年短信,这做生意的态度,更值一赞~